第一虚拟女团「A-SOUL」被开盒后

靠谱二次元 2022-05-23 PM
“当‘一个魂’成为主角。”

Vtuber(虚拟主播)观众圈子流传着一句话:“知名虚拟主播的一生,总是离不开三件事:开盒、毕业和聊聊”。

开盒,意思是扮演虚拟主播的中之人(注:角色扮演者)的个人信息被粉丝们爆出;毕业,指虚拟主播停止活动并退圈;聊聊,一般代表虚拟主播在经历重大事件后,开播和观众们聊聊人生。

A-SOUL,国内最热门的虚拟主播组合,在今年五月,一下子便凑齐了这三件事。

4月底,A-SOUL的成员们陆续被人泄露了中之人身份,通过中之人的账号,粉丝们发现她们疑似遭遇了职场霸凌、低薪压榨等情况。

激烈的争议之中,其中一位成员珈乐以“永久休眠”的形式毕业并解约退出。包括珈乐的A-SOUL全员也集体开播,用聊聊的方式,有人感谢陪伴,有人决定坚持。

在这场事件里,A-SOUL的粉丝们掀起了风暴的同时,也成为无数个小风暴的阵眼。有的粉丝滤镜破灭,认为开盒就是塌房,选择离去;有的认为开盒事件后离偶像更近了,选择守护偶像和扮演偶像的中之人,对抗制作委员会。还有不少以A-SOUL为追赶目标的虚拟主播团队,从事件中或吸取教训,或得到利益。

距离开盒已过去了20多天,A-SOUL所在的虚拟城市“枝江”,除了失去一位成员,仿佛一切都没有变。但曾经簇拥“枝江”自称“一个魂”的粉丝们,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

「 开盒 」

4月29日,A-SOUL成员乃琳、珈乐的社交媒体账号在A-SOUL粉丝群体间传开。随后几天,越来越多的成员的过往图像等各类信息都被牵连出来,散播到社交平台上,连不看虚拟主播的人都在讨论:“国内最火的虚拟主播团体A-SOUL,被‘开盒’了。”

乃琳被开盒的帖子

粉丝小王还在读高中,喜欢A-SOUL的这一年多期间,“开盒”像是“狼来了”的故事。每隔一段时间,“找到A-SOUL中之人了”之类的言论就会在粉丝群中传出来,一次次掀起风波,但又不了了之。

这一次,情况有些不同。

5月1日下午,粉丝群里又有人发了一段珈乐“中之人”的vlog,并附带上所谓的“开盒证据链”,包括“中之人”与A-SOUL成员之间的各种关联。小王内心已有松动,只发了一句“开盒是错误的行为”。

当晚8点,趁着父母外出散步,小王立马拿出手机打开珈乐的直播间。他不断地刷弹幕,企图盖住那些布满直播间的求证“开盒”信息,让珈乐和A-SOUL的成员们可以放心直播。

大二学生李华不属于“死忠粉”,平时没事时会看A-SOUL的剪辑视频,偶尔追追直播。看到“盒中人”后,他有点后悔之前给A-SOUL打过赏,当晚他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打开直播间。

整场直播里,珈乐表现得很平静,似乎一切如常,是李华最开始喜欢上的那种感觉。但李华的脑中已无法抹除看到的一张张“开盒”照片,他说服自己,“我追的是虚拟,是枝江,不是三次元”,然后充值30块钱,发了一条醒目留言,希望A-SOUL可以继续加油。

醒目留言功能

并非直播间的每位观众都如此动情。至少,在珈乐的直播间里的小陈,最先想到的是叮嘱自家的虚拟主播:“你们千万注意社交媒体,别透露工作相关的内容!”

小陈是另一家虚拟主播机构的“工具人”(虚拟主播的幕后运营人员),收到“开盒”消息后,他几乎全程守着A-SOUL全员的直播间。

一边记录着虚拟主播们的话术和弹幕的风向,一边发消息给自家虚拟主播的中之人,“对公司有什么意见就直接跟我提,不要乱用小号发,包括但不限于微博、朋友圈和网易云。”

5月8日,A-SOUL最后一名还未被开盒的成员嘉然也被挖出中之人B站账号、微博等信息——嘉然是组合里人气最高的成员,被开盒的影响远高于其它四位成员。

想到这个问题,小王情绪有些激动地评论:“为什么用一周时间都解决不了中之人的隐私保护问题,企划组凭什么拿工资?”刚写完作业的小王对企划组(A-SOUL制作委员会)的不满快要溢出屏幕。

他回忆起2021年的BML(BiliBili Macro Link)上,现场的工作人员直呼A-SOUL为“那五个人”,“这么赤裸裸的不尊重的称呼,企划组连个X都没放!”直到现在小王都没有对这件事释怀,正是这些旧事让粉丝们与企划组的怨念不断堆积。

A-SOUL在2021年BML-VR演唱会的演出

李华的态度截然相反。听闻最喜欢的嘉然被“开盒”,他的第一反应是欣喜。李华在同好小群里问“盒中人”好看不好看,想做一回伸手党,却被其他同好痛斥是“开盒帮凶”。

李华觉得这帽子扣得太委屈,说不过他们,不到五分钟李华就在互联网上找到了嘉然中之人的各种信息。“我一下子就释然了,真的”。李华认为,“开盒”反而让A-SOUL离他更近了,虚拟偶像的二次元外壳一旦被打碎,A-SOUL就成了一个现实中的团体,更像是真人偶像了。

不夸张地说,A-SOUL粉丝群体的失控感已蔓延至整个虚拟主播行业。“开盒”对A-SOUL的影响超过了小陈的预期,作为业内的他也有点慌了。自家的“中之人”突然给他发微信,“听说A-SOUL有人要毕业了”,小陈忙回了句:“鉴定为假!”,先安抚中之人的情绪。

二度影响正悄然发酵。由于珈乐中之人的网易云账号上有不少关于扮演珈乐过程中的不愉快,包括“被动捕服划伤”、“不签字拿不到涨薪”等内容,让不少珈乐粉丝和团粉产生不满,开始在直播间、社交媒体等公开平台上发表对A-SOUL制作委员会的质疑。

疑似珈乐中之人在网易云分享的动态

「 休眠 」

5月10日,A-SOUL制作委员会宣布珈乐由于“身体和学业的原因”进入“直播休眠”,这与此前网传的“A-SOUL有成员将于5月初毕业”相符。

对偶像“休眠”的不舍,对“开盒”的愤怒、对幕后团队的不满和怀疑......多种情绪交织在一起,粉丝群体的忍耐终于达到极限。

小王之前和别人开玩笑打赌“毕业这事要是真的我打一辈子光棍”,没想到一语成谶,之前“内鬼”的爆料居然是真的。作为一个绝对的“魂”(粉丝),他觉得A-SOUL辜负了自己倾注的爱。

对A-SOUL企划组的失望转化为愤怒,小王看着珈乐中之人的网易云截图,越刷越气,甚至晚饭都没有吃。他决定要在明天的A-SOUL直播里“搞波大的”,用弹幕和A-SOUL的运营们对抗到底。

李华的心态比小王要成熟一些。珈乐中之人的抱怨,让李华也开始感慨,自己的未来或许也有PUA下属的领导和凌晨3点的加班。

过了难过的劲儿,他点了一份鹅肝手握寿司外卖。他知道,或许有一天,他不会每天想起A-SOUL这个名字,但那个矮矮的虚拟主播曾经的叮嘱——“好好吃饭”,他会一直记得。

小陈的老板凌晨一点给小陈打了电话,让他务必关注中之人们的心理健康。“我们的虚拟偶像是公司Web3.0大战略的排头兵!”老板说起这些概念信手拈来。小陈在电话另一头翻了白眼,心里想:“那你倒是涨工资啊。”

把老板的关心传达给中之人后,小陈还特意告诉她们,“公司只要活着,就一定会给交五险一金。”

5月11日晚上8点,珈乐坐在虚拟的椅子上,开始了她在A-SOUL的最后一场直播。小王坐在真实的椅子上,开始无休止的弹幕攻击,他觉得此刻的自己就是正义的化身。

这场“休眠谢幕前的最后一次直播”成了粉丝们情绪的宣泄出口,无效弹幕铺满了直播间,珈乐只能打开手机听自己的回音缓解局面,听到珈乐无奈的笑声,小王犹豫了,他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车”(发送重复弹幕)下去。

但一想到制作委员会的行径,他就毫不犹豫地继续行动,要给A-SOUL运营和幕后人员“粉丝上帝的惩罚”。这一刻,小王的房间里,只有他反复点击手机屏幕的声音,滴滴答答。

晚上9点多,珈乐退场,剩下四位团体成员两两一组登台,表明要将这个组合继续的决心。

“我没有家可以回了。”戴着耳机,也在发弹幕质疑A-SOUL委员会的李华,听到贝拉喊出这句话时,心一下子就被击穿了,模糊的双眼中仿佛出现了几个姑娘们最初的梦想——去鸟巢开一场演唱会。

虽然直播的弹幕一直在发着“台本”、“鉴定为假”,提醒观众们不要心软。但此时,李华愿意相信“台本”是真的,他觉得这些弹幕突然变成了他的家长,他们把他的梦想鉴定为假。

「 热血 」

与A-SOUL成员直播同步进行的,是聚集了“一个魂”的某个YY频道。这里大家讨论究竟要“继续战”还是“回旋重新当粉丝”。每个人都抢着上麦,表达继续和A-SOUL幕后运营斗到底,决心满满,偶尔冒出的不同声音都会成为众矢之的。

有人上麦说:“我是大四的,现在手里拿到了字节跳动和腾讯两份offer,经过这件事,我觉得我不如选择腾讯。”一群人在YY聊天区刷着问号,“搁这自我介绍?”、“赶紧闭麦!!!“。

有人在公屏说:“你们都是人上人,只有我是真鼠鼠,你们骂吧,我回旋了,我还是一个魂。”发完就离开了YY频道。

一位自称追过韩国女团的女粉丝上麦,问了听众们一个问题:“为什么珈乐不签约,你们觉得珈乐被压榨,四个人签约你们也觉得被压榨呢?”聊天区的人纷纷让她下去,并指责她是字节派来搞分裂的。

小陈在B站某个直播间里旁听了整场对话,听完他就放心了。他认为,“A-SOUL已经是粉丝最多的VUP团体了,但这帮在YY发言的粉丝水平还不如自己带的虚拟偶像的粉丝”。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叹气。

“一个魂”们随后发起的“自救行动”印证了小陈的想法。

5月13日,一篇征集帖在不少游戏群里流传开来。一位游戏美术称,要重搭一个虚拟主播技术框架,用来拯救珈乐,并招募更多“有识之士”加入。没过多久,他们就征集到了将近30个人,有游戏引擎工程师、原画、动画师、作曲等。

小陈看到这个消息后,不知道该从何吐槽:“假设珈乐等A-SOUL中之人没有竞业协议,她们一旦宣布离开A-SOUL,虚拟主播机构、网红MCN甚至是游戏公司立刻就会抢人抢到挤破头,哪轮得到给‘草台班子’接盘。对于‘中之人’而言,当她们眼前摆着白花花的银子和崭新的未来,谁还愿意陪着老粉丝继续做梦?”

5月13日晚上,又一次夜谈直播开始了,A-SOUL剩下的四个人准时出现在直播间。小王看到弹幕里不断刷着“好好好”,气得放下了手里写作业的笔,和这些粉丝“对线”,却发现没人看到自己的弹幕。

他又去微博珈乐超话,和不少质疑“珈乐毁了A-SOUL”的人对线,利用他在手游里喷人的实力,喷了好几十个人,他的微博则因此被禁言。

李华就是刷着“好好好”弹幕中的一员。他忽然觉得,只有字节才能带这几个长相并没有那么完美的姑娘去鸟巢,与其“毁了”A-SOUL,还不如继续支持剩下成员的鸟巢梦——哪怕这个梦想只是“台本”。他相信虚拟发展到某种程度,就是真的。

5月14日,A-SOUL制作委员会正式宣布,珈乐的中之人完成了解约,制作委员会将在7个工作日内向她支付解约金。同时,剩余四位成员的收入构成也被公开,为“每个月固定收入+奖金+直播总流水的10%”,否认企划内存在“霸凌、压榨”队员的情况。

嘉然当天在B站掉粉6万,小王就是6万分之一。他觉得制作委员会依旧在骗人。这几天,他看到“A-SOUL”几个字的时候只剩下了怨气。他很纳闷——那帮在网上一直在喷的人究竟有多喜欢A-SOUL。思前想后,小王决定转型做个配合者,给那些能“喷”会道的大佬们点点赞,顺便学习输出技巧。

李华觉得珈乐拿到解约费是最好的结局,他对字节的公告颇为认可,并且做回了“一个魂”。他看到珈乐中之人的B站账号因为这波舆情多了不少粉丝,也觉得挺高兴。

A-SOUL委员会公布的收入结构,在很多粉丝眼里只是话术。但李华认为,A-SOUL粉丝会一直用独特的方式监督幕后运营团队。至少,李华又安心看起直播了——“心情好就花100块钱用来打赏,这里面能有10块钱让她们拿去攒一攒买小裙子,也挺好的。”

这则公告真实影响到的人,是A-SOUL的同行们。小陈收到了自家偶像中之人微信消息,说看到A-SOUL的提成挺高的,能不能跟老板说说,给她也涨涨工资。小陈嘴上说着我尽量争取,还不忘反复叮嘱中之人:“好好表现,天天想搞Web3.0的老板离不了你这个大偶像。”

「 新生 」

5月17日,A-SOUL官方账号发布了新一周的直播安排。

小王打开这则通告的评论区,火药味有些散去,只好悻悻的给几个骂A-SOUL运营的评论点了赞,他确实有点累了。

每天睡前小王都会看A-SOUL的官博,评论区态度的转变让他对这件事有了新的看法——自己过去就是给工具人当工具,现在给反对工具人的人当工具。觉得与其有这时间还不如多做几套模拟试卷。

小陈和老板提了中之人想涨工资的事,说姑娘们看到A-SOUL,觉得机会来了,最近播得很努力,未来可期。老板同意给中之人加到10%的提成,但也要制定新的KPI和更严格的保密及竞业协议。中之人似乎只听到了10%的提成,就乐开了花,对保密及竞业协议毫不在意,小陈松了口气。

5月18日,微博热搜没有A-SOUL。小王没有继续关心A-SOUL,而是写了一晚上习题册,把之前欠下的债补了个七七八八。

晚上七点半,李华去学校食堂打了一份盒饭,只剩菜底的盒饭并不好吃。这让李华想起了凌晨四点吃盒饭的嘉然。李华觉得这就是生活,只要努力,就算吃着难吃的盒饭,也能熬出比别人更好的未来。

小陈跟完了自家虚拟偶像当天的直播,涨了工资的中之人很开心,今天直播状态也很好,她和小陈说要把A-SOUL五人组的合影挂在电脑桌前供起来,她们五个人从现在开始,是其他国内Vtuber心中腾飞的巨龙。

晚上八点,直播开始了,贝拉和嘉然各自完成了一个小时的夜谈,根据darkflame统计的数据,当晚贝拉礼物营收7.1万元,嘉然礼物营收5.8万元,位列5月18日B站虚拟主播营收排名的第一和第二。

弹幕里“五人团不灭”偶尔出现一下,马上就被一片又一片的“好好好”覆盖了。而更多粉丝“怀念”五人团的方式,是在直播结束之后出现A-SOUL的成员合影时,一窝蜂地发上一句,“右二(珈乐)是谁?”

本文作者:乌贼Nyan、哈士柴,由 < 靠谱编辑部 > 编辑

标签: 虚拟偶像

非特殊说明,本博所有文章均为博主原创。

评论啦~